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佐三HE,原作三好死亡翻盘试写)~埋葬~序

*我试着写了三好能活着的HE。有兴趣的可以看看~(。・∀・)ノ゙

*时间我本来写的是逆序,所以每个场景有时间标注。但那样不好懂,我还是顺着写了。可是顺着的话,一出场就是个原创人物,希望太太们不要介意。我这样也是为了让三好活着啊。希望太太们能看完他的部分。

*佐久间被我扭到了反战立场。

*以上,如果都不介意,那么请看吧~www谢谢捧场。

                                          

                                        ——埋葬——

                                                 序


1941年11月29日 5:19 a.m.   德国-柏林近郊-Ravensbruec集中营[1]

镜子里那张过于苍白又失魂落魄的脸,配上蓬乱的金发,让马切伊·恩什纳克恍惚间认不出自己来。惊吓之余,他才发现自己抖得厉害。屋外飞雪,可身上的汗却像豆大的珠子往下落。

他死了。

他竟然死了。

用于德军polygal再生药物[1]实验里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那个亚洲人,竟然仅仅因为自己一时大意,死了。

今天早上来实验室进行探查时,他才惊觉隔间里的气温控制装置没有开。

柏林的11月,远郊的集中营外大雪纷飞。

风撕碎了漫天白霜,从门缝钻进来的气流像是吹进枯井里一般。整个房间的回音都显得低哑。马切伊觉得盖世太保当初用枪抵在自己下巴上的窒息感再度袭来。

他四肢冷得发麻,眼前一抹黑。仿佛要死的是他,而不是现在躺在试验台上的那个亚洲人。

当然,他也确实要死了。

如果被德国军方发现了的话。如果发现是自己这个波兰籍的医生,导致了实验体的死亡的话。

会被关进集中营的。

他顿觉喉咙一紧,吓得连呼吸也开始断断续续起来。

不行!坚决不行!自己为了活命,甚至为德国军方工作,甚至出卖情报给那个日本人,要只是因为台上这个死人就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的话……

不,不可能!为了活命都已经间接害死那么多人了。决不能栽在这种地方。要活着逃出德国!

对,去找那个日本画商。自己作为他手下的情报来源之一,还有利用价值。为了让自己继续待在德国军方的医疗研究中心,他肯定会想办法的!

内心忐忑不安的马切伊慌慌张张地拾掇好尸体。准备去柏林的车站拦下他的情报上司。

真木克彦。

1941年11月29日 10:27p.m.  德国-柏林近郊-Ravensbruec集中营外的排房

三好醒来时,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误以为自己跌入了Dante and Virgil inhell[2]的世界。我……还活着?

他试图侧身观摩周围的景象,然而整个身体像是被锥子嵌入一般动弹不。眼前只有自己急促呼吸时,破碎的片片白雾。

“你不要动!我刚刚包扎好!”说者带有浓烈波兹南口音的德语,高亢的声线划破了寂静,引得还未恢复的三好一阵耳鸣。

目光重新聚焦后,映入眼帘的是那人手上的止血钳和放引流条。白大褂上染满血污。不仔细看,还以为受重伤的人是眼前的这位医生。

波兰人的波兹南口音,医生身份,能在事故发生后15分钟内抵达说明是在柏林近郊,排除了其他城市眼线的可能。

这个人是柏林的12号眼线,代号“鼠疫”[3]吗?

真木张口想要传达些什么,金发的医生见状马上凑了过去。

“sh……水……呃。”

医生忙不迭地跑去拿水。支走医生,三好回忆着对方身上的特征,没有任何烟酒气息,眼袋过重。这些信息只能说明12号近来压力过大,而在他的袖口,三好闻到了TAT[4]的味道。

……

猜测目前的情况,是这个人有求于自己。

TAT这种精制药剂,战时可是稀缺品,一个在集中营工作的波兰医生拿到的药剂量肯定是少之又少。而他只不过是一届间谍,碰上意外再加上贯穿伤,不及时救治那么必死无疑。自己和12号的下次碰头明明是在两天后,所以12号根本没有任何理由来火车站找自己。除非是12号出了什么问题急需解决。

会是什么事呢?

三好微微转动脖颈,撇到了地上空着的黑色长袋子。

装下一个人绰绰有余的袋子。

啊。

火车出了事故,如果车上的人少了。肯定会引起怀疑,12号竟然会用尸体去换——

不。

这次的事件是意外,对方不可能知道火车出事故了。除非在事故之前,这个人就已经到火车站,才能在车站的信息室听到这件事。然后再回来取尸体,不可能,时间不够用。

所以,是一开始就托着尸体准备找自己办事的吗。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找我处理尸体。

“你现在的状况,应该没法坐起来。而且,这水,不太卫生。”医生取完水才发现问题,“要不……我,我给你挂瓶吧。是营养液。”

三好明白自己正在发烧,喉咙又干得说不出话。只能听这名波兰医生的。

“不出意外,在外界你应该是已经死亡宣告了(PS)。而且,那个亚洲尸体也被我拿去冒充你。他是Polygal药物的实验体,本来……四天后我是要带他到集中营交差的。”波兰医生揩了一把脸上的汗,“所以,你最好能快点好起来,虽然这个身体状况3天可能有些紧迫,但是——”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本来的计划,不是这样的。”波兰人的声音变得尖细,仿佛什么东西在抓着他的喉咙。

三好莫名得不安起来。

“谁让你们黄种人这么不经抗。我本来是希望你再帮我找一个活着的亚洲人,”喘着粗气的医生面部表情扭曲了起来,“果然他们是对的吧!那些蓝眼睛的德国佬!什么波兰人,亚洲人,犹太人通通拗不过他们!我都已经这样了,上帝还是要断我的路!”

三好挣扎着想要做出回应,然而——

“你也成了这个样子。没法完成当时买通我说,让我去美国避难的条件了。反正没我的话,你现在也是死人一个。那么,临死前帮我一把吧。”

难道……

“四天后,我会送你去集中营。抱歉了,画商先生,送你过去是我唯一的活路。”,

1941年12月1日 4:01 a.m.   中国-山西-辽县-华北觉醒联盟作战室外

佐久间踏上了一辆略显破旧的军用吉普。

目的地是火车站。经由铁路抵达佳木斯,再通过苏联进入欧洲。

佐久间在车上任由自己随车身在崎岖的路上晃来晃去。

大部分计划都已经由联盟[5]制定好,能不能到德国就看运气了。负责和苏联方联络的士官这么告诉他的时候,明显没怎么抱希望。

运气。

“你们的工作并不会像计划一样一帆风顺。支撑你们的,唯有在变化多端的各种情况下,立即作出判断的能力而已。”回忆里中佐低沉的声线似乎能把人带入过去的漩涡,越想甩开,引力越大。

当时机关走廊里黯淡的灯光。沉默的众人。还有,

三好微微上扬的嘴角。

当年还在D机关时,自己从参谋部汇报完回来,有时会见到三好慵懒地靠在楼梯拐角,口中念念有词,还都是些佐久间听不懂的外语。然而,即使迟钝如佐久间,也听到了独特的小舌颤音。

简直和参谋部的那名德国特派员一模一样。

三好能做到如此地步,自己并不感到惊奇。他永远从容得像是看过这世界的剧本。甘利曾经和自己开玩笑说,众人都只不过是伴奏乐谱上的音符,身为单独的音符就不可能知道自己置身于什么样的篇章。是变奏曲,还是进行曲。

然后,那天三好嘲讽地告诉他,他是作曲家终将会丢弃的无意义的试手之作中的脚注。

就像这次。联盟需要人,不,炮灰,去接德国滞留的中方学习人员。离开机关后,自己秉承着决不当弃子的心态在风起云涌炮火子弹当饭吃的战场上活了下来。可是,这次自己竟然自告奋勇地负责了接洽行动。原因佐久间自己都想不明白。兴许是自己终于厌倦了战场,又或者是以前……

“Du bist nicht mehr alles. Aber das bedeutet nicht, dass du jetzt nichts bist.”[6] 

“什……什么意思?”佐久间对三好的嘲笑早已看开。然而,那天三好调侃完他是信沙丁鱼头的蠢货和战场上的弃子,又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也就是这句话,让佐久间惊叹于三好那标准的发音。

三好耸了耸肩,没接下文。

“是……德语吗?”

本来已经准备下楼的年轻人,回头看了佐久间一眼,挑眉的神情让佐久间一阵无奈。

“没想到你还能听出来。”终究是没有告诉自己那句话的含义。但可以确定的是自己没有听错。是德语。这次最终目的地就是德国。

见到吗?那个人。

吉普猛得刹车。原本闭目养神的佐久间没稳住一个前倾。

车站到了。

“在未来等待着诸位的那片漆黑的孤独。”结城的声音又从深渊中传来,佐久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有朝一日要去做和三好一样的事。

他看向前窗,太阳还没升起。前路一面黑暗,只有发动机停下后彻骨的寒冷。

注释:

[1]Ravensbruec集中营&polygal再生药物:Polygal再生是骨、肌肉和神经的再生实验。这些实验主要在Ravensbrueck女子集中营中进行,以女性为主要实验对象。我为了三好活过来,无视了是女子实验的现实。希望大家不要介意。这些实验 主要是进行骨、肌肉和神经的再生及骨移植,以寻求特殊治疗药物和方法。纳粹分子常常故意纵火烧伤集中营里的人,模拟战场的伤情。然后使用Polygal药物,以检验它的止血功能。很多受试者就惨死在这些实验当中。有兴趣的……也不要搜。容易吃不下饭。

[2]Dante and Virgil in hell:画作——地狱中的但丁和维吉尔。作者是威廉-阿道夫•布罗格(William-AdolpheBouguereau)。是表现地狱中的痛苦的。我写这个,是因为真木克彦是画商,三好即使在半休克状态下,思维方式也严格地按照假身份的思维方式走,我是想表现三好有多么专业的。_(:з)∠)_不知道表现出来了没。感觉是没有。

[3]代号“鼠疫”:因为三好的假身份真木克彦是画商,所以代号就用的是和线人身份相符又和画作关联的名字。我为了让这个线人救三好,就把他设定成了医生,所以他的代号是和疾病有关的。然后,画作里比较著名的和疾病瘟疫有关的,我只知道“死亡之舞”,也就是黑死病,鼠疫。之所以详细地设定了这个人的代号和身份是因为以后的章节还要用。

[4]TAT:精制破伤风抗毒素注射液的缩写。三好是贯穿伤,必须要用这个。

[5]联盟:指的是华北觉醒联盟,该联盟于1939年11月7日,由杉本一夫在山西省辽县(现为左权县)麻田镇发起。这是中国战场上,日本俘虏转变立场后成立的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此后,反战组织陆续建立,遍及敌后抗日战场。因为39年之前,中德关系还好,有很多交易。中国也派人去德国学东西了。想要让佐久间去了中国战场后还能跑到德国,而且还要改变他的军国立场,目前我只能想到这一个办法了。_(:з)∠)_希望不会太OOC。

[6] Du bist nicht mehr alles. Aber das bedeutet nicht, dass du jetzt nichts bist.: 翻译过来是:你不是一切,并不意味着你无足轻重。算是三好表达对佐久间的认可,因为看原作的话,三好邀请佐久间去料亭,算是隐含着认可。但他不直说,所以,我就用三好只是在练德语的方式隐含对佐久间的认可。因为我觉得直说可能会OOC。_(:з)∠)_

 

文中的那个PS:然而出意外了。沃尔夫把真木的死亡通报拦下来了。所以,三好不用去集中营了。我先给同好们打个镇定剂。不用担心三好~ww


评论(20)
热度(79)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