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Chapter -1:1938-没有鱼的时令(福本X小田切的场合)


黄昏。气温舒适宜人。甘利坐在窗边翻阅最新的报纸,屋顶的鸽子有几只在后院飞来飞去。火烧云浮在空中,昭示着近来的好天气。眼前一片安详,甘利若有所思望向嘀咕的鸽子。这时,福本掂着菜篮回到了食堂。青年才将将视线收回到室内。

“甘利,你回料亭吃吧。”青年放下篮子,“今天没有鱼了。”

“恩?改菜谱了?”专心看书的小田切,疑惑地看向主厨。“我还让出门的那几个人晚上回食堂吃来着。”小田切起身合上书,站在一边翻捣着篮子。

葱,豆腐,萝卜,土豆。

然而见不到海产品的踪影。

“平时去的上村店家[2]歇业了。饭点是算好的,回来晚了没办法通知其他人。去另外那家店买,你们回来的话,饭可能做不好,耽误你们后面的日程。所以也没有绕到另外一条街上去。只能顺路买了些别的回来。你去问问他们,如果不介意这种晚饭的话,就回来吃。”福本说话时,手也没得闲,处理起食材来。

“原来如此。”甘利熄灭了手上的烟。利落地穿上外套,戴上帽子,“你们慢聊,我去浅草一趟。”

“他们估计不会回来吃了。”小田切看着福本,但对方没有丝毫表示。于是便只能作罢,接着看起书。

晚风吹进窗沿,日光逐渐变暗,食堂里只有福本切菜时清脆的响声,小田切等对方忙完手上的活儿和自己说话,偶尔翻动书页。

“看不进去的话,就别看了。”福本叹了口气,风一动,小田切才会翻页。而且只是在往回翻,对方根本就没有读进去。

“你还真有闲工夫,数我翻书页的声音。”小田切自嘲地笑了笑。将书放到一边,起身去开灯。“你闷头不回答我。但明显有心事。还是别憋着了。”

福本没有回应。转身去拿调味料。

小田切叹了一口气。“鱼店老板出了什么事吗?”

将近半分钟,小田切看对方忙上忙下,一言不发。但也不着急。

处理完调味工作,福本才转过身。“女儿上个月刚刚出嫁。昨天刚收到阵亡名单,长子和次子都在朝鲜战死了。”

小田切点了点头,“所以回老家举办葬礼吗?”

福本摇着头,给小田切倒了一杯酒。

“不办葬礼?你不是说店主歇业回老家——”小田切看到福本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小田切看到这一反常态的举动,把调侃咽了回去。

福本叹了一口气,“尸体从战场上运回来,店长因为忙生意脱不开身,就让妻子过去认。他妻子和另外几个领尸体的人发生了争执。现场很混乱,妻子被人推到了门柱上,送到医院去抢救了。”

福本抬头看向对方,而小田切抿着嘴,似乎在思考些什么。

“所以,是什么情况。尸体难以辨认所以发生争执了?店长歇业是因为妻子住院了,还是?”

“运回来的尸体都是可以辨认的。无法辨认的全部都直接埋在战场了。当兵的有津贴。你应该比我清楚。”福本说话的声线依旧听不出任何起伏,但长时间的相处,小田切却能理解他的节奏。福本现在心情非常糟糕。

他明白福本原本要说但没有说的话,贫苦人家的孩子为了糊口会自愿从军,从军战死者的退休俸[1]则会支付给死者亲人。在本土领尸体的人们为了这笔钱不惜互相争夺从战地运送回来的遗骨。该说幸还是不幸?至少这两个人没有一心希望他们客死异国他乡的家人。然而,最后还是不得善终。

“接走尸体的,应该不是他们的亲戚吧?”

“无关人士。”

对话戛然而止。萝卜粒入锅底那铛啷啷的声音,小田切总觉得像是暴雨砸在头盔上的响动。

小田切设法打破这种压抑的氛围,再度开口,“怎么死的知道吗?”然而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

“谁知道。”

福本熟稔地握住厨具,刀快速而有节奏地落在砧板上。

“咯-哒-哒-”

“嗒-嗒-嗒-”

说不定……

是被机关枪扫射死的。

小田切暗忖。

煮汤锅开始冒着白烟,顶着锅盖嘶嘶作响。小田切以前在乡下总听千鹤姐在厨房里说那些坊间传的谣言。士兵晚上饿肚子去煮东西吃,然后蒸汽的声音让浅眠的士兵误以为是拉开栓的手榴弹。结果总是误报敌情。终于有一天,真的是手榴弹砸过来,大家还都觉得又是哪个馋嘴家伙在偷吃了。

“嘶嘶——”

手榴弹落在士兵的脚边。

“啪——”

福本盖上锅盖的声音惹得小田切一惊。‘然后啊然后,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就被炸上了天了。所以啊~小弘行可不要去当兵哦。’千鹤姐的话似乎在耳边回荡。

“怎么了?”福本略带担忧地问道。

“抱歉,”小田切深吸了一口气,“虽然有些过意不去,我能出去吃吗?”

擦得光亮洁白的案台映出自己的模样,小田切才发现自己竟然一脸愁容。福本没有回应,只是用锅勺来回搅动,味噌汤咕嘟嘟地散发着香气。

肮脏又泥泞的前线,漫天尘土连自己的手脚都看不清,战壕里被炸漏了的尸体散发腐臭,来不及消化的食物和胃酸融在一起渗入被血浸透的土地。说不定……是以这样的姿态被炸死的。

“你出去吃也是一样的。”

即使出得去,你又能逃到哪里?到现买现杀的店面里,看着动物内脏呼啦子溅得一地你就不会吃不下去?到灯红酒绿的大街上,你就不会思前想后?到人头攒动的市集,你就不会感到孤独?

小田切闭上眼,即使福本什么都不说,也能知道他想对自己说什么。机关里的人总觉得他们两个人凑在一起不说话是因为不合拍。可是,事实恰恰相反。即使彼此什么都不说,对方也能想明白。

“确实。”小田切藏不住什么东西,当初和佐久间打牌,自己过意不去直接和他一个外人‘揭底’。尽管他如此实诚,大家似乎还是觉得他很难琢磨,个头不小,话倒是半句嫌多。好像也只有和他一样的福本能理解他的思考回路。

两人默不作声,食堂里隐约还能听到马路边电车渐行渐远的声音。就在小田切准备和福本聊聊鱼店老板时,食堂的门外传来了有力的脚步声。

 

“啊~这不是开饭的嘛?三好竟然和我说食堂没饭不让我回来!”佐久间推开门,大大咧咧地往餐桌旁一坐。

“没有饭。”

“诶?”刚准备去拿碗筷的佐久间愣住了,手指着福本身后冒烟的味噌汤。

“这是试验品。今天没有买食材回来。”小田切看福本的眼神后,附和道。

佐久间一脸难以置信,说着想不到你们还在菜上做手脚,表情写满了对自己平时吃下去的东西的不信任。最后小田切好言相劝几句后,打发佐久间回料亭去了。

回到食堂后,小田切看到福本给自己盛了一碗汤。厨师却只是在一旁静候。小田切关上食堂的门,走向福本身边。

“你不吃?”小田切吹了吹味噌汤,看向福本。

“鱼店老板。不出意外,今天应该也是我和他见的最后一面。现在这种环境谁要料不到之后的事,所以,咱——”福本的语气依旧没有丝毫起伏。

“以后还会煮鱼吧?”小田切明白福本的意思,但他不想听。

沉默再次蔓延开来。屋外的蝉鸣声也随着季节更替愈发微弱。小田切将碗推到一旁,倒了两杯酒。

……

……

“不知道,前两天还有两家店关门了。大环境如此。”福本识趣儿地没有往下说。

在一派歌舞升平的赞颂中的国家,吃不上新鲜鱼的日子,说不定就快要到了。两人碰杯聊以慰藉。


[1]退休俸:小说第二册Double Joker蝇王中的原句为:贫农家的第三、第四个男孩,为了糊口会自愿从军,在现如今的日本一点都不稀奇。如果从军战死,政府会将这笔退休俸支付给死者亲人。为了这项权利,亲人们互相争夺从战地运送回来的遗骨的难堪场面,最近纷纷在全国各地上演。

[2]上村:SP中那个鱼番没有名字。但是鱼店旁边有个上村商店。所以就拿来用了。权当他们是一家的吧。_(:з)∠)_


PS:这是新坑,准备写全员的原作和现代大学paro的交替对比。过去的章节会标为负数章节。现代的为正数章节。相同的数值表示对应。_(:з)∠)_我看看写着如何。如果顺手,我就继续了~ww


评论(14)
热度(23)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