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实井X波多野)円転滑脱(えんてんかつだつ)(后编)

「円転」是指团起来滚动,由此衍生出能自在周旋,没有滞碍之意。「滑脱」意为圆滑自在的行事。表示与人应对时言辞温和,不做争论,能随机应变,自如应对。




室内昏暗冷清,没有开灯的酒吧看起来有些破败。原本的法国老板为了躲避军国主义,在1934年便搭着最快的航班回法国去了。而现任店主的儿子被应征入伍上了前线后,人就像没了魂儿似的,对经营提不起什么兴趣。店内的装潢还是10年前的风格,实井一把将向野裕甩在了吧台前,玩味地欣赏着这略带抑郁的空间。

“这……森岛先生,您这样我很难办啊。”波多野看着被放倒的向野裕烦躁至极。扯着胸口前的领结,跨步走向后侧的更衣室,准备换班。

“先别忙着走啊。”实井卸下眼镜和帽子,整理着衣衫,百无聊赖地踢了踢倒因为酒精过量而睡倒吧台前的向野裕。“我现在可是一个人。来杯酒吧。岛野君。”

波多野紧蹙着眉,望向满脸堆笑的实井。室内静的只能听到墙上的石英挂钟滴答作响。

4秒。

实井没有再说话。

依旧穿着制服的青年叹了口气,暗忖今天的休假还是化为泡影。既然暗号都已经说出来了,自己再离开就相当于无视任务。以“岛野君”三个字做结,前面两句话分别带有相同的量词,如果这句话说完等待4秒后对方依旧没有任何表示,那么就意味着进入情报交换工作。“一个”和被省略了的“一杯”,按照自己和实井的约定,能依靠预定俗成的话省略量词就尽量省略。

“森岛先生想要什么?”波多野一个反手,干净的玻璃杯在指尖听话地转动。熟稔的手法让实井禁不住想起来田崎的魔术。

酒吧人多口杂,当初在设计暗号时,波多野认为不能用静止不变的方式来传递情报,电报机和各种密码薄在本土也并不安全,陆军和海军的窝里横从未间断。所以,这种情况下想要传递情报最好是不固定时间,不固定暗号,不固定地点。最后一项因为结城中佐指派给自己的任务——酒吧潜伏——而没法实现。所以只能对前两项作要求了。

“还是老样子。Tequila Slammer[3]吧。岛野君最擅长这个了。”实井状似看着菜单,而菜单并没有印这类鸡尾酒,前来刺探D机关的人很有可能会把菜单作为资料,而实井有时说菜单上的内容,有时不说,便加大了敌方刺探的难度。波多野转过身去拿基酒[4]。同时几不可查地撇了撇嘴,第一句话也是他们约定好的,内容不限,纯粹是用以迷惑敌人的烟雾弹。比如现在,事实上森岛邦雄从来没点过这个。

明明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大可不必这样费尽周折。但毕竟隔墙有耳,既然双方都熟悉方法,加密一层又何乐而不为。

“要盐巴吗?”

不过,即使敌人真的探查出他们用鸡尾酒做暗号的情报,也没什么用处。因为大部分人很有可能陷入一种鸡尾酒对应一种目标状态,或者一种配料对应一种情况的变动。然而——

“今天就不要了吧。”每一种鸡尾酒都会有一种让人印象深刻的配料。比如Tequila Slammer的独特喝法,使用盐巴。盐巴有时放在配料区,有时放在基酒区。今天的盐巴放在配料区,不要盐巴就意味着——使用基酒区的摆放位置作为暗号提示。

“哦?不要盐巴嘛。森岛先生真是人不可貌相。Tequila Slammer这么烈的酒还每次都点。要不我给您换成蒸馏酒[6]做基料好了。”所有东西的摆放位置不定时改变,有时一两个月换一次,有时三两天。暗号并不和配料对应,只对应当天摆放的位置。

“哈哈,”实井拿过一侧的报纸,“岛野君少看不起人了。你明明比我低的。”拒绝。表示不用换蒸馏酒,即非蒸馏酒的墨西哥原产龙舌兰的位置B3-06。B表示非原计划,3表示目标失败,06表示不上报。不执行原计划,目标人物追踪失败,不上报给结城中佐。所以,结论是——

“森岛先生。如果佐久间先生在这里,估计你们已经吵起来了。”波多野娴熟自如地使用着各类器具。完全看不出是一位学了两个月的新手。

“哦呀~何出此言呐?不解释给我听听?”实井漫无目的地翻着日日新闻,“反正我这两天也没什么事,现在也就你和我两个人。岛野君。”两天。两个人。岛野君。再次出现暗号时表示汇报结束。之后的对话和任何情报无关。这么做有时是因为情报过短,有时则是因为情报过长,拆分成多次汇报,中间加入毫无目的的对话也可以混淆视听。

“森岛先生,今天我已经下班了,而您还硬要我开店营业,您这样不按规定办事,别说是佐久间先生了,我老板也是会生气的。”即是说:汇报完了,我可以走了嘛?任务目标是田冈一熊,你却拎了一个向野裕回来。不报告给结城中佐你是想怎样?

虽然不固定时间是为让任何情报人员可以不定时的向自己传递。而不需要考虑周期性,防止蹲点的人发现周期性的汇报人员。可是实井这样突然出现,并且要求破格开门是很容易引起嫌疑的事。按照今天的日程实井就不应该出现在这条街。波多野对此倍感劳累。自打从坐白山丸号回来后,他就没消停过。到机关报到后,先是听闻自己的情报确实完全没派上用场,日德已经结盟。之后又是亲英派外交官白幡树一郎逃逸,除了实井外要加配人员从多渠道获得英法动向。浅草外侧的法语酒吧正是个好目标。于是,培训两个月,波多野便走马上任。应对这么多事件,他已经身心俱疲,实井今天又给他来了个措手不及。向野裕是他们这一代收保护费的黑道头目之一。作为归国学生的岛野亮祐可是惹不起这号人物的。实井这一举动无意是把他往悬崖边上推。如果特高的人发现自己的身份怎么办?向野裕因为今天的事怪罪到酒吧怎么办?结城中佐那边怎么应付?实井只有传递信息,可是自己一旦进去了联络点就会崩盘。自己这么信任实井,全权把灵活性交给他来处理,他就这么回报自己。

“岛野君这抱怨的语气。还真是……”实井话说到一半,尝了一口推到跟前的烈酒。辛辣在舌尖蔓延开来。配合着柠檬,有一股别样的口感。而波多野一言不发地开始调配另一杯。

“诶呀。不愧是专业人士~一点就透。已经开始再配了。”实井的眼神暗了下去,平静的眼神如同暴风雨前的海域,看似波澜不惊,危险都隐于深海之下。波多野很明显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岛野君你生什么气啊~我这不是都按你说的来嘛?”

啊。

是啊。

你按我说的来,但很明显你是想用温水煮青蛙套住我吧。不按结城中佐的要求来做,看来你和白幡树一郎单独还有联络吧。想自己拉一张情报网?今天想拖我下水?

“岛野君明明是太拘泥于自己原则才被我吃的死死的嘛。是你自己这么信任我的。要怪怪你自己吧?不过,如果你现在一切都听我的~我保证以后不乱来哦~”实井仿佛笑面虎一样,波多野着实拿他没办法。

实井指的应该是自己的三项不固定传递。这三个原则看起来灵活性很高,但实际上带来的却是过度的冗余和束缚。自己想要的是动态与不确定,然而自从实行起来,给传递情报的人太多的灵活性就意味着要失去自己对时间的合理利用。实井可以在任何时间来酒吧传递情报,自己就得全天候地等着实井。

“每次我一来,不,我一回来。”实井露出了恶劣的笑容,在‘回’上加了重音。仿佛波多野是被自己禁锢在这里没法出去一样。“岛野君就得绷紧神经,忙前忙后。替我端茶递水。”

不固定的暗号也就是说,暗号的形式全由实井来定。

“感觉就像是我在发号施令一样。岛野君这种自动交出主动权的行径,实在是……”波多野看到实井拿酒杯放在嘴边,但并不是要喝,而是为了遮住忍不住的笑意。“实在是,令人愉悦。”

这么想来,自己确实已经一周没有联络结城中佐了。实井算到这一步了吗?目的是什么?

“啊~岛野君放了三片柠檬给我。真是平衡。我就不客气了。”

三片。平衡。波多野叹了一口气,实井这家伙不会是在说山口组、黑龙会、篭寅组吧。他是想再利用我一起牵制住这三批黑道嘛?这么说的话,确实超出结城中佐的要求了。结城中佐仅仅要求让实井打压山口组而已。波多野拿着已经调好的鸡尾酒,看向实井。Tequila Slammer的另一个名字‘地狱射手’是男人们在打赌时才会用的名字,一口痛饮的灼烧感会像一支利箭穿过五脏六腑。

 “哦呀,已经配好了啊。那么,我来说赌约吧?如果我能摆平你的处境,你就得听我的。”实井端起酒杯。如果这次的任务目标超过结城中佐的要求,那么自己除了帮波多野摆平因为自己导致的危机外,波多野需要直接投诚于实井。

“为什么要这么做?”波多野像是例行公事般地脱口而出。

“岛野君真的在乎吗?”实井看着手中酒杯里波多野的倒影,“你觉得你家老板为什么喜欢只放一片柠檬?”为什么结城中佐希望黑龙会一家独大?

“你是说我应该放弃老板规定的一片柠檬,再试试新口味吗?”波多野明白实井的意思,结城中佐毕竟受制于陆军的经费,没法左右自己的立场。黑龙会是典型的右翼组织。如果像三好和神永推测的日本战败的话,这种情况下,黑龙会一旦跌下去,山口组这类黑社会现在被打压的话,那么民间的活动一定会苦不堪言。自己至少现在有机会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

“一言为定。”波多野向来不在乎忠诚问题,既然有更高的目标可寻,赌一把以遣长日之烦忧。

叮。

玻璃杯碰撞的声音清脆悦耳,酒水穿肠令人神情恍惚。一如从前对陆军的忠诚握住了还当放手,今后的任务挑到时息肩亦要同行[5]。

“那么,请多关照了。岛野君。记得见机行事。”实井说完,便将酒一饮而尽。


——本章END——


TequilaSlammer[3]:以龙舌兰为基酒的一种烈性鸡尾酒。

基酒[4]:鸡尾酒调酒时的主调。

息肩亦要同行[5]:原句是《菜根谭》中的“两个空拳握古今,握住了还当放手;一条竹杖挑风月,挑到时也要息肩。”有时比喻为了更好的生活,要适当放怀。


评论(7)
热度(32)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