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终章—(上)

*上图为莫尔斯电码73的意思。无线电中73表示结束。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肉

*应该说是肉渣。铺垫太长了,希望有人能看完。_(:з」∠)_

*再次抱歉,拖了这么久。

*看的时候不用在意名字。不重要的。我只是强迫症,非得加上名字而已。_(:з」∠)_

*性格看起来OOC的话,直接留言给我哦。不过,波多野不当间谍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抱歉,亮祐君。让你跟我住这种地方。”阿兰·阿尔涅挥舞着手,希望能掸开地下封闭空间里久积的灰尘,然而恼人的浮尘就像看准了他急躁的心思一样,始终挥之不去。

“嘛,这个的话……我不是太在乎这种事。你没必要内疚。”岛野平静而小心翼翼地回应着阿兰。不说绝对的话,东方式的斟字酌句。这样的反应让法国青年想起第一次碰到岛野亮祐时,对方想要开门出去面对德军时的样子。

这样的亮祐君实际上并不存在。

只是一层伪装。

思及此,阿兰蹙眉警告自己不要纠结在现在看来已经毫无意义的事。毕竟,无论怎样,这个日本青年是愿意和自己留在法国就已经足够。

“呃!”

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从身后传来,没有被杂物堆满的地下仓库中,空荡荡的回声立马传遍了每个角落。阿兰刚一回头便看到岛野吃痛地半跪在地上。兴许是撞击太过猛烈,堆放在一旁的箱子东倒西歪,匿藏在阴暗处的爬虫四散而逃。但阿兰顾不上满地狼藉,跨过旧床垫来到岛野面前,弯腰询问对方的情况。

“没事。不用太担心我。阿兰…呃,阿尔涅,你先去歇——”正说着话,身材较矮的青年又状似不小心地磕到了脚手架。

“怎么会没事!”平日里总是以温和笑容示人的金发青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发着无名火。

阿兰开始焦急地翻箱倒柜,试图从这种几年都不开一次的地下室仓库中找到些医用物品,本来就因为陈旧而疮痍满身的旧家具,在他丁零当啷一通折腾后,所有柜门大开吱呀呀地抱怨,低处的抽屉有些已经被拽得散架,而高处的内格一律也被扯了出来,悬在房梁旁,像极了上吊之人挣扎咽气前抻出的舌头。又由于离顶灯很近,陈旧的木板霸道得挡住了大部分光线。垂下的蛛网在晦暗的灯光下,恍惚间像是装点整个天花板的流苏。混乱的场景甚至开始让阿兰觉得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噩梦。

“都是因为维尔纳[1]那家伙上完药之后就没怎么给你包扎。”没找到任何医用品的阿兰懊恼地将怒火发泄到另一个不在场的人身上。


[嘿,小白脸。喂!在听吗?]另一个房间里戴耳麦调着机器的年轻人扭头向另一个人调侃。

[我的代号不叫小白脸。]回应者的语气相当不满。

[好吧,万能的维尔纳大人,咱大伙儿刚刚安抚的那两个同志。似乎对你相当不满啊。”]带耳麦的年轻人把玩着手中的铅笔,似乎没有丝毫的紧张情绪。

[……我的代号是‘芜菁’。还有,你好好做记录别跟我说这种无关紧要的事。]

[这可不是无关紧要。一看你就是新手。他们现在四处乱翻,要是窃听器被找到了怎么办?那个亚洲人万一是间谍肯定把窃听器给砸了的。]说着,青年端起旁边淡到没味儿的咖啡郁闷得一饮而尽。

[你要的不就是这种结果吗?]被唤作维尔纳的青年翻了个白眼。打开了手边的收音机,懒得听身旁的人叨叨。


远离床垫的桌角下方,一个窃听器。

旧床垫靠窗一侧露出弹簧的位置,另一个窃听器。

波多野自己撞到箱子试探着整个地下仓库的隔音效果和空旷程度。自己佯装伤口裂开,低下身子好观察各种隐蔽的地方是否存在窃听器。故意让阿兰打开所有柜子和抽屉检查其他危险物品。

这个仓库的长度大概有25m左右,宽度只有4个肩宽。

而且两个窃听器位置不超过17m[2]。看来只有一台可控设备。那么只要破坏其中一个,待在远离的另一个窃听器的一边即可。

柜子和抽屉全部都被他打开了,没有安放炸弹的迹象。

一看就是新手。

但是这种情况,虽然知道有窃听器也不能拆,不然对方可以直接以此为由将自己关起来。更何自己况现在和阿兰一起投靠马其诺游击队[3]的分部。这些人不信任外来者也属正常,阿兰·阿尔涅还好说。我的话……

怎么样才能毁掉窃听,同时自己的身份也得到认同。


不好办呐。

波多野泛起一丝苦笑。


[1]维尔纳:原创人物,是个打酱油的。医生。

[2]17m:声速340米/秒,而人的听力重叠是0.1秒,所以为防止声音重叠干扰,一般不能让连接同一设备的两个音箱或者采声器放置超过17m的距离。窃听器是不是也遵循,我不知道,但以防万一写上。

[3]马其诺游击队:法国的一个反法西斯抵抗游击队组织。


PS:以及,以后还是会有番外,所以完结了也没关系。

PSP:下篇是肉渣。

评论(9)
热度(24)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