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最后的晚餐(上)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感谢 @东山凛  对标题的大力支持。

*其实大家看的时候不用在意这家人的名字。不重要的。我只是强迫症,非得加上名字而已。_(:з」∠)_

*性格看起来OOC的话,直接留言给我哦。不过,波多野不当间谍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算是间章,波多野下章发力,估计下下章就会有重大进展了。床单什么的_(:з」∠)_。


晚餐8点开始。岛野坐在阿兰阿尔涅旁,对面是巴蒂斯特的小儿子本和大儿子加尔比恩,虽然是这一家人团聚的时候,但气氛阴沉得好像大家在和德军一起共进晚餐似的。巴蒂斯特的夫人卡米尔已经离席,而教授自顾自地动着餐具,一言不发。

波多野看着身边不知如何是好的阿兰,无奈地叹了口气。

归来的次子本并没有给这个家增添欢声笑语。而尴尬的气氛却是由他而起。

“总之,我不要在学校被孤立。”本不顾愣住的哥哥和来路不明的两个外人,从座位上猛地站起来,虽然语调坚定,但眼睛却始终飘忽不定,不敢直视巴蒂斯特教授。

“孤立?!你上的可是周遭最好的私立中学。我把你送进去,难道是为了让你去参加跟希特勒少年团一样的组织吗?!”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教授,忍不住抬高了声线。

“爸!”加尔比恩用手挡住了教授,防止自己的父亲因为愤怒做出些让他自己后悔的行径来。

波多野几不可查地翻了个白眼,又是这种事。希特勒少年团是为纯种雅利安人准备的从军前训练组织,按道理讲是不可能让法国人加入的。但明显眼前的少年所在的中学被德军占领后,也要开展类似的活动了。波多野回忆起下午本进门时手里攥着的课本,以及课本边缘隐约可见,被揉的皱巴巴的报纸角。

“巴蒂斯特教授?虽然现在说不太合时宜,但岛野肩上伤需要换药了,我和他可以先离开吗。”波多野还在思虑怎么找借口离开时,阿兰竟直接先行一步。

“已经是这个时候了吗。”巴蒂斯特有些愧疚地挥了挥手,让阿兰带着岛野先上楼。

“非常抱歉。以及,晚餐很丰盛,多谢款待。”岛野半鞠了一躬,挂着同样歉意的笑容,跟阿兰回了阁楼。

阁楼依旧闷热。阿兰进去后直奔窗边,把窗户开开,一脸宽慰地看着岛野,“你刚刚一直皱着眉头不说话,应该是想离开的吧?”棕发青年温柔地笑了笑,“抱歉了,让你碰上这种事。”

“呼……”波多野坐在一边,“我还以为你会死脑筋地等你的好教授让你回避。”

阿兰直接忽略了语气中的嘲讽,大方地坐在岛野身旁,岛野一脸‘别坐这么近’的神情,法国青年却利落地抬起手取下了岛野的眼镜。“阁楼太热了,戴着眼镜不难受吗?反正又没有度数。和我就不用装了吧。”

僵在一旁的波多野看着面前的人,一时无言。

看到岛野没有动作,阿兰便倾身向前,准备环住身材略瘦弱的亚洲青年。感觉到波多野肩膀一紧,阿兰在被背摔之前做出了反应,“别!……我不会做出格的事的……”咽了口气,阿兰凑到岛野耳边,“我只是帮你看一下伤口。咱们边换药边说吧。我只是担心伤口。”

波多野原本想反驳对方几句,但瞥到阿兰黯淡下去的眼神,就没多说什么。楼下父子两人争吵的声音如隐若现,原本就闷热的阁楼此刻更让人烦躁不安。

“你不许加入。你要学那些家伙,去检举别人吗?!”

“可是,爸爸,我只检举犹太人和……抵抗组织。”

波多野感到阿兰解绷带的手畏缩了一下,内心却嘲笑地想着这个变种的机构和以前国内的洗脑陆军,让还没成年的法国孩子加入一个由信奉纳粹思想的人领头的队伍。

“你要无缘无故地检举犹太人?!还有!”

“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啊,是……是因为他们是犹太人。老师说他们影响经济的。唔……”男孩的声音弱了下去。波多野没有听到后面的对话。阿兰的手搭在自己肩上,没有动作。波多野觉得这么下去完全解决不了问题,打算把自己在这个家里的发现告诉阿兰。楼下突然传来的声音却惊住了两人。

“可是马上周围就会只剩我一个人没有加入了啊!!他们还要演舞台剧,难道让我一个人扮演犹太人吗!我不要!”

波多野想挣脱阿兰,面对面和他说话讨论对策。却发现自己被紧紧抱住,“别动。就一会儿。算我求你了。亮祐君。”

“你这样什么都解决不了。我有办法处理现在的局面。你先……”

“我知道。……呵……你总有办法。”阿兰苦笑道,头轻缓地枕着波多野的肩膀,不想让岛野看到自己的表情。“让我这样抱一会儿可以吗?”阿兰搂着岛野,面前的青年似乎不想费心和他争辩。阿兰·阿尔涅原本已经做好了被揍的打算,然而,“呃……?”

波多野抬手附上阿兰的后背。象征性地拍了拍。“下不为例。”


——T·B·C——

PS:抱歉,拖了这么久。下一次更新,波多野应该会发力 的。

PSP:犹太人的片段借鉴了二战暗杀小说《野兽花园》,喜欢的同学可以去翻一下。

评论(11)
热度(24)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