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群星默然(下)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两个人终于有进展了。

*性格看起来OOC的话,直接留言给我哦。不过,波多野不当间谍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虽然说有吻戏,但感觉自己不太会写,希望大家不要觉得OOC就好。_(:з」∠)_


一开始并没有人打破沉默。柔和的夜风让逐渐紧张的气氛又缓和了下来。环抱住胳膊的阿兰,调整完心情后,舒了口气,向后撤了两步站在架子旁,“呃,是这样的,”法国青年微微颔首,尽量不去看岛野,想个做错事的学生,“你晕过去的时候,说了些……那个,”他的手指在空气中比划着,似乎这样就可以找到合适的词汇,“是,我不太懂的语言。但我听到你叫我的名字了。”他点点头,似乎这样能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更有说服力,思索几秒后,他又马上改口。“提到我的名字了。”

波多野闻言嗤笑着摇了摇头,“看来你也没有那么自我意识过剩。我的确不是在叫你。”看到自己的衣物被放置在一边,波多野便开始盘问起对方来,“你给我换的衣服?打火机你没有乱动吧。”

“恩?”阿兰顿了一下才接着补充道,“呃……是啊。我没动。”

从刚才开始,自己就不让他碰打火机,虽然没有直截了当地问我,但这家伙应该很费解吧。按照他的思路,一定会猜测我这里面是不是像上回玛丽那样藏了情报。

两人的对话就这么断断续续地进行着,而挫败感也明明白白地写在阿兰的脸上。

“呵……”微微抖动的肩膀就看得出波多野在拼命地忍住想笑的冲动,玩味地看着眼前愣愣的年轻人。“怎么不说话了?”

阿兰·阿尔涅依旧没有回应,愁眉紧锁的样子跟和平常温和阳光的形象对比起来判若两人。

“里面没有情报哦~”波多野想要伸懒腰,但无奈背上的伤口依旧严重,只能轻轻地双手搭在后脑上,不做什么大幅度的动作。“交换情报留实物可是隐患。而且……”语气变得愈发慵懒散,“那种方式太低级了,容易被发现。”说完,便向前一大步,直接站到离阿兰不足几厘米的位置,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有这个就足够了。至于打火机,你可以把它当成……”指尖把玩着精致小巧的物件。

“枪。”

阿兰着实一惊,刚准备后退,却发现岛野将打火机的盖子打开抵在自己背上。

而看到意料之中的反应,波多野恶作剧得逞般地拍着阿兰的胳膊,“什么啊,你这不是怕死嘛。”语调里满含嘲讽,“这是单发的。而且只是在危急关头用来自保的工具。引发一场小型爆炸什么的。”

“所以说,你真的是间谍。我……我本来并不确定。”阿兰斟酌着措辞,“但帮你治疗的时候听到你也会用法语说一些……唔,恳求的话,刚开始我以为是自己多心了,但你说的数字有些是分布在马赛周边的兵力数量……就感觉有些不对。打火机是标配?”

听到自己梦呓不受自己控制时,波多野脸上难得露出了惊讶的神情,像是无垠的海平面上偶尔跃起的鱼儿,但转瞬间便难以捕捉到其踪影,还没来得及让人看清,便有沉入留不下丝毫波澜的汪洋之中。

“不是。是一个‘鼹鼠’[1]给我的。”波多野解释道。“是个加入SOE又为德方工作的人,纯粹是为了钱,所以很好收买。”是法国人哦,波多野说完后专门强调了一句。挑眉看向一边的阿兰。

“为了……钱?”对方表示“这简直难以置信”的语气让波多野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以为法国人都看都德的小说。”波多野又抄起火柴盒点了支烟。

“什么?”阿兰有些生气地看着面前这位似乎对所有事情都稀松平常的人,一时间感觉如此陌生。

“星期一故事集啊,里面叫‘小间谍’的短篇。”波多野点了点烟灰,放松地说着“带主人公出卖你们法国人的那个不就是为了吃的,为了钱吗。所以,你这么惊讶是干什么?”

“都德是爱国作……”阿兰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另一个人拼命挥手做着“饶了我吧”的动作劝他停下来,别再说下去了。

“说起来,你和我以前认识的一个人还真像。”看着岛野又快吸完一根,担心的神情取代了愤怒。但波多野就跟没看见似的继续说了下去,“那个人也是,看到什么就信什么。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让他信沙丁鱼头估计也没问题。噗哈……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呢?你刚刚也给我一种这样的感觉。”

波多野将吸完的烟头扔到地上,鞋子踩在地板上的声音阿兰听起来异常刺耳,仿佛对方脚下的根本就不是松散的烟叶。碾了几下后还在燃烧的零星烟丝彻底熄灭了。阿兰之前五味陈杂的心绪也像是掐灭了一般,瞬间安定的感觉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阿兰甚至觉得脱口而出的几个音节都不是自己发出的一样。“然后呢?”

“然后?”波多野看着情绪变化明显的人,依旧没什么别的表示,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那个人算是我在马赛发展的下层。我没有捅破他双面的身份,但很明显他是想除掉我的。”不屑一顾的表情在日本青年的脸上展露无遗,“打火机交给我的时候明显就是想让我点烟的时候让这玩意儿爆炸,SOE设计这个东西就是为了这么用的,一点火,发出肉眼几乎发现不了的弹珠子弹然后引爆周围的可燃物。也算是个自杀式装备。”想到自杀这个词,波多野又嗤之以鼻地摇了摇头。

“我不是在问你这个!”声音震得似乎连时间都静止了,波多野挑眉看向发火的人。

“然后呢?你又是怎么看我的?和你说的那个人一样,无可救药的傻子吗?”阿兰略微收敛了语气问道。

“我没说他无可救药,只是说他比较迟钝而已。你也同理。”波多野叹了口气,“用不着歪曲我的意思。”

“既然你是间谍,为什么事到如今承认了?岛野亮祐呢……假名字?”

坐在窗台上的波多野看着屋外的场景,在阿兰的眼里这种举动无意是表示岛野宁愿看着楼下晾衣架和各种乱七八糟的杂物,也不愿意面对自己。刚准备发火时,岛野却跳下窗台,表示岛野亮祐确实是假名,但从今往后一直用这个假名也无所谓,因为间谍的身份已经失效。而且他并不在意名字的事。

“准确讲的话……”岛野笑着说,“如果我在意名字、身份、地位一类的东西,一开始就不会做间谍。”我是认为只有自己办得到才去进行的考核。是出于无论多困难,我也能完成任务的信心。

“这分明就是自负。”阿兰矫正道。

“你随意。”波多野耸耸肩,“不过,德日要同盟了,还有留学生滞留在国内是一件很奇怪的事。不管怎么说,我没有登船是你的过失,所以留在法国要隐秘行踪就得靠你和这个……”

话还没说完,波多野就被人用双手按住了肩膀。换做平时,阿兰免不了被过肩摔。然而,目前他背上的伤口,不允许他做幅度太大的动作。

“那么,我会碰上你,邀请你加入抵抗组织都是你计划好的?”波多野听得出对方在拼命压抑颤抖的声线。

波多野没有否定。“我精心准备了那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等你出现。”

阿兰一边晃动着岛野的身体,一边苦笑。明明单独听就是一句浪漫的告白,为什么从岛野嘴里说出来就这么令人难受。就保持这个姿势许久,波多野察觉对方有些不对劲,推搡了几下依旧没有反应。

“喂。”试探性地叫着对方,“你没事吧?把手松开。”波多野推着阿兰的胳膊,一边试着不扯到伤口从禁锢中脱身。

“抱歉。”

“哈?”波多野有些云里雾里,但对阿兰反常的行为也没做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在他以为马上就能挣脱的时候,阿兰一把将他拥入怀中,湿热的气息混杂着烟草的味道一同涌入了口腔。

“唔…!”对方舌尖轻划过上颚,酥麻的感觉窜过颈椎,波多野本能地用脚绊倒了面前的人后,想要用手擦嘴,但手都还没蹭到嘴边,就被倒在地上的人无耻地带着一起绊到了地上。

“诶!”小心。后面两个字没说出来,阿兰就吃痛地叫了一声,因为不想让受伤的岛野摔到地上,所以拽住了对方的衣角。然而自己被当成缓冲垫的滋味着实不好受。阿兰想要开口抱怨,可是迎面的一拳就让他天旋地转地忘了之前想要说什么。还好慌乱之中,自己还算争气,拦下了岛野的下一拳。

“就是怕你揍我,我才先说了抱歉。不过看起来没什么用。咱们第一次的见面,还有你救下老人,赢取我的信任应该都是你一手策划的吧。可是……”法国人调整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但实际上,岛野。你是怎么看我的,我根本不在乎。我只是想告诉你,虽然第一次握手的时候,我对你还只是同志层面上的情谊。可之前坠湖的时候,我……我那个吻并不只是为了给你送氧气。你之前怎么样,我不管。但你既然都已经没法回去了。”阿兰将拉住对方衣领的手收得更紧了些。“那就待在我身边。”

“我刚才生气,没控制住自己也只是因为……对你回应我的各种态度不满意。总、总而言之,你既然舍弃旧身份,我们就还是同志。”法国青年一股脑儿地说了一堆,佯装坚定。

……

好俗套的表达方式。

小田切,不,佐久间都能比他做的好吧。

“我要是说‘不’。你会怎么……呃!”阿兰支起上半身,用手压住岛野的后颈,用吻迎了上去。这次直接长驱直入,没有给对方反应的余地。让阿兰庆幸的是,岛野并没有推开他。

不到一会儿,感觉岛野呼吸变得急促之后,阿兰才缓缓松开手。苦涩的药味在味蕾上散开,然而阿兰却满意地笑了笑。波多野低头用手擦着嘴角的津液,一言不发。

“我就说你有巴黎口音,”阿兰故作轻松地说着,“舌头的位置不对影响气流发声。我这是在帮你矫正发音。”

波多野一脸诧异地看着面前的人。

“你发音错的离谱。”阿兰抢在岛野开口之前就先发制人,“是发‘是’的音,不是发‘不’的音。下次记住咯。”阿兰头扭到一边去,不想让岛野看到自己的表情。

波多野苦笑着摇了摇头。心里觉得自己对法国人了解到的情报有误。“看来法国人也不怎么会调情啊。”


[1]鼹鼠:双面间谍的另一种称呼。

——E·N·D——

PS:久等了。又是拖到星期五。

PSP:这章终于完 。群星默然写了1w字诶。_(:з」∠)_

评论(8)
热度(32)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