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群星默然(中)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谢谢 @东山凛 对标题的大力支持。

*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而且这篇还没完。是个中篇。

*下篇这章就END,会凑一个吻戏出来~w

*性格看起来OOC的话,直接留言给我哦。不过,波多野不当间谍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因为是手稿,其他的已经写了,但是没有打到电脑上。而且文的时间顺序也调整了,所以,发的晚了。果咩。 


昏暗的角落没有任何的照明工具。窗台过于破旧,夜风卷起梁上的灰尘,带着湿气吹进闷热的阁楼。星光洒在两人身上,波多野借着暗淡的月光从地毯上坐起,开始回忆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起身的动作有些僵硬,身下古旧的木板发出空洞的吱呀声。肩膀扯到后背,坐着的人皱着眉似乎出现了记忆断层一样。无奈之下,只好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感觉怎么样?”阿兰看着面前的青年,茶褐色的双眸透着温柔的善意,但没什么精神的语气昭示着他长途跋涉后的疲倦。

听到阿兰的问话,日本青年才将目光从窗外移回室内。

“什么时候到城内的?”波多野用手势示意自己不要紧。掸了掸灰尘站到阿兰身边。“有烟吗?”

“烟?”阿兰疑惑地盯着面前的亚洲人。“你身上那么多伤,要什么烟啊。”

“我就问你有还是没有。”年轻人无奈地问道。

“掉到水里的时候都湿透了。”阿兰·阿尔涅边说边拉过放在一边旧衣服,摸索着上衣内兜。

“谢了。再借个火。”接过烟的岛野活动完胳膊,叼着烟卷,含混不清表示让对方再找火柴出来。阿兰则表示给他换衣服的时候见到岛野自己带的有防水打火机。

“我的那个不是打火机。不能用。”波多野完全不在意地说着。然后在脚手架上的煤油灯旁找到了干燥的火柴盒。无视了屋内另一个人的反应,自顾自地吞吐着烟雾。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室内就开始弥散尼古丁的味道。还在燃烧的零星烟灰掉到了地面上。湿热的风吹干了波多野粘有汗滴的发丝。阿兰只见过岛野将头发梳起来的样子。深褐偏黑的发色自然散开的发型让岛野的样貌看起来和之前也有所不同。稍显稚嫩的脸庞上挂着的是让人猜不透的神情,亚洲人特质的黑色瞳孔像是深邃的漩涡,让年轻的法国人看的有些入迷。等回过神的时候,岛野已经掐灭了烟头。刚刚的那幅东方人意境的油画好似完全不曾存在。阿兰后来和岛野说起这晚时,才略微注意到自己当时遗憾的心情。

“烟草麻痹痛觉神经还是比较有效的。”岛野笑着解释道。“不过把烟草吃下去或者将烟雾吸进肺中更有效些,我这样纯粹是图快而已。”戏谑的表情着实有一番“你可不要学我,直接吃下去就好”的意味在里面。

望着窗外一片安详的法国人回过头来,准备开口询问时却被对方抢先,“你是不是又要问我,身份还有为什么你是无辜的事?”

阿兰一脸惊讶地看着身边的人。“你怎么知道我想问这个。”的表情看起来着实好笑。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我自己说的等安全了,就告诉你的。路上一直憋着,我也被你问烦了。还是直接告诉你算了。”阿兰听闻正要证实心中对岛野身份的猜测,然而对方却说起了为什么自己是被陷害的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失望的表情太过显眼,岛野竟然说着说着笑了出来。

“我说啊……你就那么想知道我是谁吗?难道不想了解那些人是怎么陷害你的?”

“唔,”阿兰一时语塞。岛野挑着眉观摩着对方的表情。“都想知道。”

……

……

对面的年轻人耸了耸肩,“反正也没事干。”于是说起了学校里的亲德人员如何使用天文望远镜里的透镜在人不在的情况下,伪造了香烟燃烧的不在场证明。然后再嫁祸给时间差正好对上的阿兰·阿尔涅。

“可是……你怎么?”

“你白天开望远镜观星吗?”波多野不耐烦地反驳道。“就算是要算公式,也不用白天开着望远镜吧。你不用那样看着我,根本就没有是夜间死亡的可能,你早上还见过他的不是吗。”

周围安静得仿佛时间停滞下来,万物都沉寂无声。零星的微光让阁楼内部看起来更加冷清。被诬陷的法国青年如鲠在喉,想不通为什么好友要将自己送给军方。明明都是抵抗组织的人。

所以大家都是伪装的吗?

那么……岛野亮祐呢?也是吗?

“岛野,为什么会知道这些?为什么还清楚德日同盟?回来的时候我还听见你说了些根本没法用圣经和诗篇解释的数字,还会无意识地数台阶。”阿兰的眼神暗淡了下去。连星光披在身上貌似都太过沉重,于是只能退一步站在黑暗的角落里靠墙而立。

“那我也问你一个问题,”波多野满不在乎地捻起烟卷,又点上一支,“为什么明明想得通,却又不想承认?”

刚刚被风清干净的烟味又浓了起来,阿兰·阿尔涅平日里也没少吸烟,对这种到口腔里微微泛起咖啡味的东西并不抵触,但现在就是不想正面看着岛野。只好告诉自己是因为被烟味熏到,所以才扭过头去。

“岛野你是……”青年深吸一口气,呛鼻的味道涌入肺部,然而那些雾气又好像麻醉了神经,让他不禁感觉接下来要说的那个词也是假的一样。“……间谍吗?”

笑。

阿兰看到岛野脸上的表情,对自己友人那种朦胧的感觉又回来了。感觉岛野亮祐就在这里,但似乎又不存在的感觉。站在这里的应该是另一个人的错觉。

“然后呢?”岛野抖掉了些烟灰,呼气时带出来的烟雾拂过阿兰的脸颊。他好像闻到了岛野亮祐身上的味道,而不是干巴巴的烟草味。

【被人发现的话,一切就都结束了。】想起魔王的话语,波多野不置可否地撇撇嘴。

虽然依旧将结城中佐的话当成行动标准,但作为岛野的话,被面前的这个人发现,一切才刚要开始。


——·T·B·C·——

PS:下一篇这章一定完。外带上阿兰和波多野在路上时候的内心戏。_(:з」∠)_感觉自己越写越长。醉。


评论(17)
热度(22)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