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群星默然(上)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谢谢 @东山凛 对标题的大力支持。

*伪车,希望大家喜欢被欺负的波多野。

*性格看起来OOC的话,直接留言给我哦。不过,波多野不当间谍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周末结束,更新速度会放缓很多。


“你那位叫岛野的朋友怎么样了?”学者样貌的中年人边问边端来一杯清茶放在阿兰·阿尔涅的面前。

“托您的福,先生。”年轻人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他晚上应该就会和我们共进晚餐了。听说您的小儿子本今天也会从寄宿学校回来?”

两人正在闲聊时,岛野肩上缠着绷带缓缓从楼上下来。看到气色好转的友人从房间里出来。阿兰马上从座椅上站起开始向对方介绍身边的中年男子。

“亮祐君,你醒了?这位就是雷诺车的主人——巴蒂斯特教授,他是我的社会学导师。”阳光的声音听起来倍感舒心,注意到称呼改了回来了的波多野不禁在内心咂舌。回忆起昨天晚上和阿兰·阿尔涅解释事情原委的场景,自已依旧无语地想直接揍这个无礼的家伙一顿。

 “承蒙关照。”岛野亮祐一面露出谦和的微笑看向餐桌旁的老教授。“我是来自日本的哲学系留学生岛野亮祐。”

“咳咳……”阿兰若有似无地干咳了两声。

『别给我太得寸进尺了,难道要我把身份告诉所有人吗?愚蠢也要有个限度。』

波多野趁巴蒂斯特教授转身之际,挑眉向实诚的法国青年表示不满。仿佛昨晚两人的对话没有发生一样。


-------------

“岛野,你的伤口不能再拖了。” 抵抗青年仔细观察了周围确定没有跟踪和追兵后,担忧地开口。原本可以辗转到别的城市,但阿兰考虑到岛野有伤在身,于是躲开侦查的二人在第二天夜晚成功地返回马赛内部。

“呃、果然……啧……”岛野解开用阿兰毛衣和自己领带绑住的简陋包扎,虽然借着月光并不太清晰,但也能看出伤口开始化脓,“河水……呼……看起来、不脏,不过,”青年在连续的跋涉又没有进食的情况下后,身体终于发出警告头晕,虚汗,发烧接踵而至。“不过,细菌进入伤口还是、唔……成问题。”

“我们还是想办法处理一下吧,”法国人半跪在趴在草丛里的波多野身边,一手撑在友人身侧,一手慢慢检查裂开的口子,阿兰凝重地看着因为弹道划开的愈发狰狞的伤口。“我感觉伤口里还有些玻璃残渣。得取出……”

“嘶啊——!”波多野在思考着下一步怎么找到消毒的酒精和淬火的工具,阿兰就手下没轻没重地按住了本身就在不断淌血的地方。

“你给我住手。”波多野恼怒地翻过身,“唔!!”蹭到木枝的伤口钻心一般的疼痛。告诉对方关键问题是找到工具,而不是在这种什么都补救不了的荒郊野外逗留。就算自己在D机关专门接受过如何忍耐疼痛,也经不住长时间的精神消耗。

“但伤口一直捂着会化脓的,你又不是不明——”话音未落,岛野一把抓住阿兰的衬衣领让对方和他紧紧贴在一起,而自己拼命地捂住口鼻。

“我刚刚听到这边有动静的。”巡逻的人警觉地用手电筒往两人的方向扫了扫。

逃亡的法国人感觉全世界就剩下急促的心跳声和身下人拼命忍住的喘息声。为了防止被发现,只能将身体匐得更低。除了欧洲成年男子的体重,阿兰又施加的力道直直压向波多野的胸口,如同整个肺部都要被压碎了一样。吃痛的身体一个冷颤,喉咙泄出一声沙哑的抽气。

“你确定?那边什么都没有,之前我都检查过了。”其中一人似乎很不满意同僚质疑自己的态度。“你别疑神疑鬼的了行吗?昨天死两个人,今天打捞一天。完全闲不下来,好不容易到晚上了,坐下来歇歇能死啊!”

阿兰·阿尔涅感受到岛野急促的气息滑过自己的耳畔,灼热的呼吸混合着汗滴,自己仿佛也要窒息了一样。

脚步声在距离两人还有5米左右的地方又渐渐消失。阿兰还完全没有回过神来,看到岛野被汗染湿的碎发贴在额头上,从隐忍的表情就能看得出他的痛苦。然而阿兰·阿尔涅却毫无挪开的自觉。

紧贴地面了解到危险解除的波多野猛地放开捂嘴的手,干哑的嗓音听起来如同经受了一个世纪的折磨。微弱的呼吸游丝一般,贪婪地汲取着周遭的氧气。金发的青年吞了吞唾液,感觉身体有些不对劲。

“滚开。”

波多野耗尽全身的力气挤出这两个字。无力地闭上双眼。彻底放弃了和眼前的人对话。夜晚重新归于静谧,群星点缀在暗紫色的幕布上,寂静无声地注视着一切。


——·T·B·C·——

PS:有什么好的意见记得留言给我~ww我会加上,梗可以哦。ww

评论(23)
热度(24)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