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安详的罗纳河(上)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字数还是2500+ 。所以分开放。

*性格看起来OOC的话,直接留言给我哦。不过,波多野不当间谍本身就是最大的OOC。

*标题就是图片的翻译。本篇是上一篇“最后的答案”的番外和后续。


夜色笼罩着马赛。月光铺在伤痕累累的郊外小路上显得格外冷清。岛野亮祐和阿兰·阿尔涅尽量绕着有灯火和声响的地方走。时间随两人的身影悄悄移动,虽然他们两个埋头赶路没有任何耽搁。但距离马赛边境依旧遥远。

“恩?不是要逃到马赛外面吗。停下来做什么?”阿兰疑惑地望向身前领路的人,左顾右盼的同时压低声音询问。

“来不及的。”还有3个小时左右。岛野在心里暗自盘算。如果德军昨天下午清算人数的时候发现学校的人数不对,本来要逮捕的嫌疑犯也逃跑了的话,一定会加紧巡逻和边境勘察。那么以现在的速度,到马赛边境的时候少说也有5点,天一亮德军的防卫会更加严苛。再加上法国人自己的内奸,那么……

“亮祐君……?”

必须找到代步工具。不然根本没有机会。唔!

帽子后方被冷不丁地拍了一下,波多野的本能带动身体直接使出了一个擒拿。然而就在回头一瞬间看到“敌人”的脸的日本青年拦下了自己本该连环使用的改良下格挡。硬生生地放开了对方。

“岛……野……?”阿兰揉了揉差点脱臼的胳膊反问道。

“干嘛?”紧蹙着眉的亚洲面孔着实不像阿兰平时见到的那个温和而又谦逊的岛野亮祐。周身都散发着危险的气场。法国人把本来要问的话又咽了回去。直愣愣地注视着自己身旁的人。

“……”波多野意识到自己刚刚思虑太深而没有考虑到身后的同行者后,换上了岛野亮祐特有的语气开口道:“我觉得咱们这样干走也不是办法。自己筋疲力尽后很容易掉以轻心被抓到。而且天也快亮了。”

“亮祐君有时候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另一个人一样。”阿兰苦笑着,说着竟然还盘腿坐在了路边的草丛里。“昨晚在粮草车里的时候我也有这种感觉,就好像现在的亮祐君是一个幻影。而处在危险状况下的那个人才是真正的你。”

“所以呢?”波多野居高临下的看着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跟班。一脸无可奈何地表情。

“尽管说自己不在意,但还是……”阿兰脸上的忧郁一览无余。

“呼……”试图调整好自己情绪的岛野呼了一口气,带上柔和的笑容面对着自己的同伴,“阿兰你为什么总是在我们必须要赶路的时候问我这种问题?”

“我只是想说,你……”阿兰坚定地看向岛野亮祐,“你完全可以不用这么紧绷着,你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为什么总是一副不想和他人扯上任何瓜葛的姿态?我们难道不是同志吗?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告诉我的。”

困难?

我现在最大的困难就是你,是怎么带着你逃出这么个是非之地。

“阿兰,等逃出马赛边境,我……就会把事情解释给你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能在天亮之前赶到看守线的工具。不然……”

“啊~”阿兰恍然大悟地一拍膝盖站起身来,“你不早说,我还以为‘步行’是你的策略,所以没有多问。”

步行是策略的一部分,但原本计划着从法军看守处偷一辆车的想法在看到被德军打得人员四散的法国兵之后,他为了防止不必要的变量出现,所以只能绕过之前的法军基地。

“恩……”阿兰若有所思地开口,“我知道还有一个地方有车。”

岛野诧异地看着眼前一本正经的人,“什么地方?”

“是巴蒂斯特教授为了防止突发事件藏到了他在郊区的墓地里。”阿兰振奋地将双手搭在岛野的肩膀上。


--------------

“咳咳!”徒手拆掉钉在车身周围的木板和泥胚,金发的年轻人挥舞着胳膊试图驱散周遭飞扬的尘土。“怎么是……这个?”

“恩?什么?”另一个人闻声从后侧的木板堆中探出头来。

“雷诺车。”阿兰有些纠结地掀开盖在车上的布料。

“难道你们法国人逃命的时候还要一边挑车型一边怀里抱着个姑娘,沐浴在德军的纳粹军礼中吗。”波多野嘲讽的语气有不经意间泄露出来。

“不。怎么可能。不是所有法国人都喜欢抱姑娘的啊。”阿兰的回应直接让岛野翻了个白眼,这话的重点在姑娘上吗?

“路易·雷诺。就是这车的重要设计人。和德国有合作过。”阿兰解释着,然而实用主义的岛野已经在试着打火启动了。

“那又怎么样。”岛野亮祐不置可否,“德日还马上就结盟了。你要不要直接杀了我?”

“你是我的同伴,我怎么可能……”

“你给我小点声!”

一片死寂。

“上车。”无语了的亚洲人没再看车外的热血爱国青年,直接发号施令等对方上来关上车门。

“岛野从哪里听说的德日结盟。”阿兰上车后斩钉截铁地问,然而语气中没有丝毫的疑问。

“不是刚刚还称呼我是‘亮祐君’吗?”岛野讪笑道。心中默算了一下时间后,启动了汽车。

“你故意说德日结盟是在试探我?”阿兰难以置信地看向驾驶座上的人。“你根本不是留学生。”

“恩。就是你想的那样。”波多野懒得再解释什么,沉默地把持着方向盘。


——·T·B·C·——


评论(6)
热度(18)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