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最后一次的答案(下)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题目的法文是“最后一次”的意思。

*不知道除了这次发的上下两篇还会不会发后续。看大家喜不喜欢 。


落日染红了西北方的天空,波多野去掉岛野亮祐的伪装,抵达了警方的拘留所对面的咖啡馆。看向手表确定时间。

『距离白山丸号起航还剩1个小时。』

波多野叹了口气,再从这里赶到港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无奈地望向没几个人站岗的拘留所,因为自己很明白警方的目标就是逮捕阿兰,所以即使摆证据,也是没法释放那家伙的。只能趁着德军和大部分警员还在学校清点人数的当口,自己跑过来帮助阿兰越狱。

『实际上,这任务比结城给的还要困难些不是吗?』波多野调侃地想到。然后慢慢隐入拘留所建筑物的阴影中。

------------

“逃跑的人往东大街去了。你们两个留在这里看守路口,剩下的人和我来!”德军一声令下,士兵们开始有条不紊地行动。

“呼……哈……”

“你喘气就不能小声点?会被发现的。”躲在东大街口粮草车里波多野向压在自己身上的阿兰发泄着不满。“还有,我让你翻进来,不是让你翻到我身上。”一个膝击怼到了阿兰的肋骨,阿兰吃痛地翻到了一边。

“唔,你……为什么来救我?”

“你是无辜的。而且我正巧没事做。”看到德军渐渐走远,剩下的两名士兵不足为惧。波多野一个翻滚落地,背摔其中的一名德军看守,夺下长枪精准地用枪托砸向另一名德国人的脑袋。

『这是还你们上次的那一击。』波多野嘲讽地用脚踢了踢撂倒在地晕过去的两人。示意阿兰把这两个人抬进粮草车内。

“岛野,你到底是什么人?”阿兰·阿尔涅不安地看向这名自称是哲学系的日本青年。

“你不是说不在意吗?而且,比起这个,我觉得你上次的问题我可以回答你了。”带上属于岛野亮祐的眼镜,青年换上温和的笑容说道。“为了挚友,为了祖国,我将不惧怕死亡。”

看到阿兰·阿尔涅的瞳孔慢慢放大,名为岛野的人露出了恶作剧成功般的笑容。“回答就是‘我愿意。’不过,我不同意你的这个说法,即使他是大哲人的名句也不行。”

“我既不会杀人,也不想被杀。只有活着才能最大可能地达到自己的目的。”感到安心的青年习惯性地做出来双手环抱后脑的动作。“所以刚刚是我最后一次说那句不畏死亡言论。”

“恩,我相信你,亮祐君。但我能问一下,你之前一直在说的90:8:2是什么吗?”阿兰走到岛野身边。听到自己被叫做“亮祐君”的波多野晃了一下神。

“啊,那个啊。是圣经诗篇。诗篇90的90:8:‘你将我的罪孽摆在了你面前,将我的隐恶摆在你的光明之中。’因为我第二句总是时不时地忘掉,所以90:8:2是提醒自己而已。”早就想好了对策的波多野轻松地回答到。

“将我的罪恶摆在你的光明之中……吗?”阿兰默念了这一句。“因为你这个人不但头脑好使,体术也很厉害。我还以为你是军方的人,思前想后,竟然假设你是调查民兵比例的间谍。抱歉了。”说完,阿兰又向岛野伸出手示意。

听到自己被怀疑的时候,波多野倒吸了一口气。明明是个蠢货,可是直觉却惊人的正确。不得不说之前可能小看他了。波多野摇了摇头,自嘲着想着说不定这个世界上真的像哲学典籍里写的那样存在另一个时空,而那个时空里的自己可能在为没有加入抵抗组织而感到遗憾吧。

那个并没有多管闲事的自己,乘着白山丸号离去再也不用见到这个呆头呆脑的高卢人的自己,因为不知道阿兰·阿尔涅怀疑了自己的身份而依旧自负着的自己。

岛野探身向前握住了阿兰阿尔涅宽厚有力的手掌。

错过了最后一次离开的机会的自己现在只能义无反顾地站在抵抗德国法西斯的阵线上。

“那么,今后也作为同志一起革命到底吧,亮祐君。”阿兰收紧手腕。

“请多关照了,阿兰·阿尔涅同志。”


END

PS:90:8:2那个不好查,希望知道正式翻译的同好,可以去查诗篇90:8来对照。

PSP:两个人的情感表达我不是很会写。所以希望大家见谅。

PSV:至于那个人是怎么死的,我应该会写个小番外,让波多野给阿兰解释啊。希望看的话,留个言让我写呗~(。・∀・)ノ゙我也事需要动力的嘛~说不定会写两个人的吻戏哦。ww

评论(19)
热度(32)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