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写点同人(._.)。

【代号D机关】(阿兰X波多野)最后一次的答案(上)

*AU,波多野放弃回国设定。

*题目的法文是“最后一次”的意思。

*不知道除了这次发的上下两篇还会不会发后续。看大家喜不喜欢 。


从教堂回到学生宿舍的岛野沉默地坐在书桌前。习惯性地环视周围,发现平时一直待在自己床上翻来覆去阅读心上人来信的室友今天也不知去向。见状,波多野便卸下心防,翻开那本被当做密码本使用的圣经。

『暂时回国。下一班白山丸号是最后班次。』

思及此处,原本打算熟悉一下密码的自己忽然感觉没了兴致。波多野享受各种任务的挑战是一回事,自己不想呆在这里和门外汉玩什么间谍游戏是事实,但任务过后不被人重视就是另一回事了。深呼吸一口气,胳膊环抱在脑后百无聊赖地望向窗外。

阳光明媚,天空晴朗。

仿佛这个世界什么都不曾发生一样。

刚准备起身到床上小憩的波多野,突然发现楼下的人群开始往公示板那里聚集。

『权当是走之前最后一次收集些没什么用的情报吧。』收起自嘲的笑容,岛野带上平光镜不紧不慢地下了楼。

------------

“发生了什么?”岛野凑到哲学系的同学面前问道。

“哦。岛野亮祐吧。咱们学校竟然也出谋杀事件了。”说者脸上的忧虑展露无遗,但明显是不想波及到自己的担忧,而不是真的担心同学。被唤作亮祐的年轻人佯装出一个惊讶的表情。然而心里想起自己汇报的90:8:2中观望者人数,又情不自禁地挑了挑眉。

“听说死的人是天文系的学生啊,这事都惊动德国兵了。”另一个女生按着岛野的肩膀和前面的人八卦着。

“这么大动静?人不是已经抓到了嘛。那个……叫什么阿兰·阿尔涅的人吧。”

“什么?!”这次岛野脸上的震惊倒是完全不用伪装。而时隔多年后,当波多野回想起这一幕的时候,依旧觉得当时自己大脑短路,不要下楼多管闲事,直接乘坐白山丸号归国就不会有后续这么多麻烦事了。

“啊啊,我也听说了。就昨天下午的事吧。”

『去教堂“告解”情报的时候?』

“貌似吧。学区已经被占领了,所以这种事肯定会被扭送给德军的嘛。”

『德军在围剿马赛的抵抗组织。』

 “我听说破案速度奇快诶。那人这么蠢吗?简直就像算好了一样。就他没有不在场证明。”

『让和玛丽现在是所谓的‘通敌者’。』

“喂!岛野你去哪?一会儿德军该来查人数了。”少年脸的留学生像是什么都没有听见一样。飞速奔去天文系的宿舍楼。

------------

抵达案发现场的岛野焦急地拭去脸上的汗水,询问了站岗的安保人员。了解到死者已经被抬走。年轻人顾不上喘气,观摩起杂乱的房间。

现场被很好地保护了起来。死者的轮廓画在桌子一旁,所有的物件被标上了号,开着目镜盖的望远镜,演算到一半稿纸静静地躺在烟灰缸右侧,没有抽完的烟落在钢笔的左边,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这名学生的死亡是事发突然。

“这是昨天下午什么时候的事?”

“2点40左右。人证物证都有,你不要在这里捣乱了。”站岗的男子不耐烦回答着。

岛野无语地倚靠在走廊的墙上,意识到死者的死亡时间正是自己去教堂的时间时,怒火淤积在胸口无法散去。简直就像是算准了自己去教堂告解的时间似的。看来上次营救老太太的事让德方的眼线认为阿兰和自己的关系很好。

『不要随便定义我和别人的关系啊,混蛋。』

“死者的鉴定时间呢?”岛野站直询问道。

“这不是你该管……”

“回答我! ”毋容置疑的语气动摇了站岗的法国男子,对方上下打量着这名东亚面孔的留学生。

“3……3点前后,点燃的烟燃烧时间前后不到5分钟。那个时候犯罪嫌疑人就和死者待在一起。”

所以说德方的眼线是故意的吗?找准了阿兰和这家伙待在一起的时间,然后枪杀嫁祸。阿兰那个蠢货一定是找来其他人看着现场,自己去报案。结果连不在场证明都没有。

“喂!”站岗的人眼看着年轻人跑出事发地点,一头雾水地愣在原地。


——·T·B·C·——

评论(9)
热度(20)

© 尾宿鱼 | Powered by LOFTER